金沙注册送27元官方

“我和我的祖国”征文
挑水的故事
发布时间:2019/9/20 20:47:29    已阅:302次    来源:宣传部 罗恩华

老家地处娄邵干旱走廊,饮用水需要靠脚力解决。不管刮风下雨,天寒地冻,在我十岁以前的记忆中,每天早晚两次,父亲会雷打不动的担着两个大木桶,到离家大约2里路左右的井里挑水。水井建在成片稻田最里面的垄上,也不知成于何时何人,听父亲讲他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在这个井里挑水。露天井,清澈见底,没有一丝杂物悬浮其上。面积不大,但泉眼很大,水质也很好,入口即甜,一次可以舀起两三桶水而不浑。用青砖垒起外沿,再用三合泥抹浆封隙,留一个小斜口向外出水。

一口井不仅供应全村人的饮水,还浇灌着一垄的稻田。从家里去井边所走的全是田埂小道,坡上坡下,来回迂曲,花半个小时担回两桶水已是很快的速度。对此,我是有切身体会的,夏天,父母忙于“双抢”时,我需要担着两个比父亲所用水桶小几号的铁桶到井里去挑水。穿行在被稻草掩映的田埂上,一面防止自己不慎滑入水田里,一面用手小心保护好肩上的担子,尽量让水少洒落一些。几个来回下来,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稍大一些,离家到乡中心小学寄宿就读,少小离家,要过的第一关并非是思亲念故,而是挑水入厨。当年,学校没有供水井,用水需要去附近的井里担。于是,在此又有了新的挑水故事。这口井位于乡村公路起坡和校门口大片农田的夹角处,出校门后沿公路直走两公里左右,再下路基走一小段泥石路就可到井边。水井是开放式的,没有井圈和井沿,冒水口周围2米左右的范围被掏深了一些,方便桶子舀水,而后几块青石码在出水口处,连接泥石路。井的出水挺大,平时没人担水时,汩汩的流水便流经几块过路青石,沿下水渠直通农田。

每学期在校住宿的男女学生约摸60多人,做饭、洗漱、饮水,全部累加起来,用水不是一个小数字。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寄宿学生们挑水帮厨便成了惯例,每天完不成任务,就不能吃晚饭和打开水。于是一到下午放学之时,沿着马路,由学校到水井的路上。一溜儿全是我们这群寄宿学生担水的身影,或提、或挑、或抬,胶桶、木桶、铁桶,一齐上阵,井边排队取水、沿途帮扶歇息、人声嘈杂,来来往往,成为当时课后最壮观的场景。偶有路经此处的农用车,一路揿着喇叭不放手,更是吵得人心烦意乱,却也无可奈何。晴天路面干燥还好,一到下雨天,打伞戴笠去挑水,让人犯怵不已,一身水一身泥肯定是免不了的,有时脚底一滑,桶子破了,水撒了,又要重头再来一趟,所以每当此时,一般是找上几个同学,分工协作,轮流交替换着力气把水担到厨房。还有的学生家长担心孩子雨天完成不了挑水任务,抽空赶到学校,替孩子把水挑了再赶回去忙家里的事。回想起来,当年能日复一日的完成这项工作而并不觉得多么困难,与早前在家帮父亲挑水有着直接的关系。值得庆幸的是,在我寄宿于此两年的时间里,从来没有遇到过下雪的日子,要不然,记忆中可能也会多出一些苦痛。

十岁左右,家里新修了房子,在挖房子地基时,发现了一些不规律的小泉眼,在父亲的运作下,这些泉眼得以保留,并在其基础上挖了一口小小的储水井,细心的父亲还依势给这口小井加了一个水泥盖子。至此,家里烧饭、做菜、喝茶之类的用水基本上得以解决。但在冬天里,因小泉眼的出水大大下降,小水井储存的水有时不能满足需求。父亲尚需三天两头的去挑回水。此时,邻居们也开始在新修房子的屋前屋后打井或者修造储水井,挑水的人也渐渐少了起来。在外地工作之后,回家的趟次屈指可数,来去匆匆中,知道父亲与另几户邻居们花了一个冬天的时间,合伙用水泥把老井给封闭了起来,加高、加宽、加大以后,出资购买PVC管填埋在地下,把老井的水引到了家门口,大家终于实现了不用出门也能喝上井水的愿望。村里的其它邻居们也三五家一群、两三户一伙,在村里的山脚地头找出了好几处水源,通过整理修葺,架设管道后,纷纷在家里用上了山泉水。

随着进入县城和省城求学,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,自来水成为了生活中的标配,帮厨挑水的日子一去不复返,对当年求学挑水的记忆逐渐变淡,偶尔不经意间提及,更被当成笑谈。几年前碰到一位教过自己的小学老师,席间提起此事,他一边感叹学校当年硬件设施太差,一边掏出手机,将面貌一新的校园展示给我看,并说自来水早已通到教学楼、学生宿舍和食堂。

日前,与父亲闲聊时得知,作为精准扶贫的重要措施,村里将实施户户通自来水工程,由政府出资,把高山水库的优质水源输送到各家各户,估计以后再不会有挑桶担水的事发生了。

 

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